《越战的血》作者:远征士兵

文案:

一个在现代只知道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,来到了他父亲所在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时代,他又会怎样面对这样一个血与火的世界,怎样面对自己曾经痛恨过的父亲呢?

越战的血,为您开辟一个全新的战场,讲述一段不同寻常的战友之情!

起点2015-05-15完结

节选:

一张地图,一个指南针,找到了一个地点。

一个人,一把锄头,我开始动手往下挖。

这不是演习,也不是什么寻宝游戏,说了也许没人信,我这是在挖一具骸骨,一具死了二十几年的骸骨……

也许你会说我秀逗了,大老远的跑到越南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挖一具骸骨!

没错,如果是几天前跟我说这些,打死我也不信自己会做这种事。开着爱车载着几个MM到处去“嗨”不快活吗?跟一帮兄弟醉生梦死不爽吗?老子干嘛要到这山沟沟里来受这苦?

嗨!想到这里我一声长叹:若不是因为老头,我这会儿就应该跟刚泡到的空姐在床上风流快活。

不过这似乎也是没办法的事,谁让老头手里有遗产呢?谁让老头发话说如果不把他战友的遗骨带回国去……他就算把遗产全捐了也不给我呢?为了今后幸福生活,我就辛苦几天吧!赚钱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……

老头是我爹,可我实在不想用“爹”这个词来称呼他,甚至我还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路边捡来的……你说有哪个当爹的会宁愿把财产捐出去也不给自己儿子,他就准备这么做,更何况这些财产还是过世的爷爷给他的,他有什么权力这么做!他又为我做过什么?

据我娘说,我出生的那一刻老头就没在我身边,那会儿正赶上打越南呢!当时老头是个连长,立了不少功。后来在一场战斗中带着兵冲在前头,一发炮弹在跟前炸开了,整个脸给炸得稀烂,眼瞎了,嘴唇被弹片削了半边,露出半边白森森的牙齿……吓小孩绝对管用,一吓一个哭。至于我嘛,也许从懂事起就对着那张脸,看着看着就习惯了,以至于之后看那啥生化危机……同学们都被那僵尸吓得哇哇大叫,我却倍感亲切啊!

据说就伤成那样了他还能扯掉挂在脸上的眼珠子往前冲……而且居然还没死,而且居然还能活到现在!我真不知道这是他的幸运还是我的不幸,就因为这,他从来都没“正眼”瞧过我一次,也从没给过我“好脸色”,一天到晚就知道在我耳边罗嗦他那什么战友啊,打仗啊,英雄啊……那关我啥事来着?现在竟然还要剥夺我的财产继承权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