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谋凤阙》作者:应攸宁

文案

楚珺觉得,比穿越成一个年幼失恃的皇女还要倒霉的,就是发现大兴的皇女竟然也有皇位继承权。是被一群丧心病狂的夺权者毁灭,还是搅和到夺嫡这一滩浑水里,这是个问题……啊呸!这哪里是个问题!穿越的第一要义就是活下去!夺嫡就夺嫡!她不但要活下去,还要活成一代女帝!

作者自定义标签:帝王 权谋 正剧 魂穿

起点2017-10-02完结

节选:

元楚珺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那个她最不愿意回忆的年纪,不能表达,不能行动,毫无反抗能力。她费力地从长案上坐起来,华丽的大殿空无一人,连虫鸣鸟鸣都听不到,只有可怕的寂静。她正要抬头打量周围的情况,一双纤巧的手就将她抱起来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如画的面容,眼波流转,肤若凝雪,如瀑的青丝挽在脑后,鬓边簪着一支白玉莲花,更显得她面容无瑕。她开口的声音温柔婉转,却带了一点与这气质不相符的急促,显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:“珺儿,你听娘说,一会千万不要出声,千万别乱动,娘知道你明白娘说的话,”她把楚珺抱到大殿一角一个收物件的大箱奁边上,摸摸楚珺的脑袋,把楚珺放进箱奁里。箱奁很深,里面垫着软软的缎面垫子,她望着坐在箱奁里的楚珺,俯身趴在箱奁边沿落下泪来,“娘的珺儿不怕黑,不怕一个人,乖乖睡一觉,醒来又有玫瑰糕……”

楚珺似乎想起眼下是什么情况,她急急地开口想告诉母亲快点离开,扶凤殿后门出去的假山后有一条通向严华殿的小路,没有别人知道。可开口发出的却是稚嫩的咿呀声。颜纱见此越发哽咽,摸了摸她的脸,狠了狠心就要起身。楚珺不由地焦急起来,伸手想抓住母亲不让她离开,却只抓到她衣襟扣上挂着的天河石手钏下摇晃的流苏。颜纱顿住了,用指尖揾去自己脸上的泪,“珺儿,我的乖乖,我的女儿,”她爱怜地顺了顺楚珺的头发,把手钏取下来,让楚珺攥在手里,“只要你好好的,娘就不会后悔····”

后悔?后悔什么?后悔跟父皇回来、后悔涉足宫廷这片污浊之地吗?她还没回过神,颜纱就迅速起身,将一块盖板盖在她头顶。她只能平躺下来,盖板卡在箱子边上的凹槽里,看起来是专门设计来藏东西的。盖板上传来大大小小不同物件的放置声,看来是颜纱在把箱奁里的东西重新放回去。随后一声闷响,楚珺知道这是箱盖合上了。

眼前一片黑暗。盖板下的空间只能让楚珺堪堪翻个身。她趴在垫子上,看到箱子底边一圈有一束束微弱的光线透进来,这应该是提前做好的透气孔。这箱子下的夹层不是用来藏东西的,而是专门用来藏她的!做这个箱子可不是一两天的功夫,更何况还要掩人耳目,这样说来母亲早就知道今日的危险。楚珺混混沌沌一团乱麻的思绪似乎抓到什么突破点,她正要抓住这一点想把所有事理清,箱外传来的动静就打断了她的思路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