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宿缘(唐清推案系列之一)》作者:唐清

【文案】

(《唐清推案》系列一)

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内容标签: 惊悚悬疑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唐清 ┃ 配角:沈研,沈拓,原若虚 ┃ 其它:推理,爱情

【书名】唐清推案·宿缘

【作者】唐清

【正文】

上卷

故事前的故事

这完全是一个可以作为武林高手生死对决的场地。峰,极高极险的峰。峰顶有云,终年环绕的云。少闻鸟鸣,未睹兽迹,人烟罕至。有绝佳的意境,有极好的氛围,完全能彰显出武艺达巅峰之人的清高与孤绝。任何一个后起之秀都会渴望目睹一场在这样场景下进行的,令自己受益匪浅的高手对决。风过无留痕,鸟迹独徘徊。此刻,四周没有任何观众。下了一夜的大雪骤然凝住,空旷的野地上阒静无声。放眼望去,赫然只见一黑一白两条人影在雪地中静立。就像亘古洪荒时已存在的石兽,那样的不动声色,那样的凛然不可侵犯。那黑色在白雪的映衬下,显示出一种不可逼视的冷峻,那白色比雪更白,就像丝毫未沾染上人间的烟火。这究竟是两股怎样的力量,此时此刻又怎会纠结在一起?白色开口了,声音冷得能把飞过的鸟儿冻住,“沈傲天,我等这一战已经好久了,这么些年,你我之间纠缠的恩怨,势必要做一个了解了。”那黑色原来叫沈傲天,什么样的人居然能傲视天下,做天下的主宰?沈傲天道:“天易宗主,你我宿怨已久,今日之战只有用生死来解决。”

那白色原来叫天易宗主,什么样的人居然能更改天意,做天的主宰?天易宗主道:“沈傲天,你以为你今天还有命活着回去吗?”沈傲天定了定神,深吸口气,一字一顿道:“我一定会留住我这条命,活着回去!”

天易宗主轻扬起细致的嘴角,眉儿一展,是好看的弧度,他轻笑出声:“你虽是这几年武林中风头很劲的人物,可你自信能敌得过我吗?”沈傲天方正的脸庞充满坚毅之气,想了一会,沉声开口:“不错,论武艺修为,我确实是不如你。”要一个练武之人亲口承认自己不如别人,确实很难办到。江湖中人一向自视甚高,杀了他可以,要亲口说出失败,却很不容易。只有真正有胆有识之人,才会在明知危险难测的情况下,毅然面对现实。沈傲天道:“天易宗主,你一向不爱现身江湖,比起某些嗜好杀戮之徒,你清淡自如得许多,不问江湖事,不争利禄名,江湖上对你知之不多。可是,我很清楚,你确实是当今武林难得的高手。对一个习武之人来说,最难能可贵的是遇到一个势均力敌,或者比自己更厉害的对手。就算是死,也要把握住这样的机会。所以,我,做好了准备。更何况——”沈傲天扬起脸,雪后明媚的阳光映照在他冷峻坚毅的面庞上,从嘴里蹦出的每一个字都坚定而有力,“更何况,这次我绝不能死,只为了一个承诺。”天易宗主闻此,完美得近乎不沾染任何红尘俗气的脸上,居然也会显现出痛苦万分的表情,低低呢喃了一句:“怀慈……”沈傲天镇静地看了他一眼,对方的不堪与无奈尽收眼底,但他还是要说:“不错!为了怀慈,我,一定要活着回去!”念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他原本凛然的目光变得异常温柔,方方的下颚处也笼罩了一种近乎温暖的气质。有时候,一个承诺,比任何一件利器,都要使人力量倍增。天意宗主本就显得阴柔的身姿突然迸扬出极大的怒意,大吼一声,冲击了周遭原本寂然不动的时空,脚下的积雪随着他双手一挥而向上张扬起来,雪雾飘散在两人之间,遮掩住两人各异的表情,使双方看起来都模糊不清了。待飞雪落定,重又恢复那无声的境界。再看天易宗主的双眼,已不见原先的空无,只剩了浓浓的嫉意与愤怒,那原本浑然脱俗的气质,已被激动不安的颤抖所代替。天易宗主用白白的手,指着沈傲天道:“沈傲天,你夺走了我的怀慈!”

沈傲天却缓缓地展开了笑容,一字一字,如此清晰地说道:“怀慈只是你的徒弟,而她,却是我的妻子。”天易宗主似已受不了这样的话语,叫道:“少废话,动手吧。”突然之间,天地间什么声音都没有了,竟感觉不到任何一丝生命的气息,只有那终年的积雪,只有偶尔飞过的鸟儿在雪地上投下的阴影,只有——间歇吹过的风。那两股力量似已与天地间的一切事物交融在一起,化身为自然。他们没有使用任何武器,武艺达至境之人,兵器对于他们来说已是多余的东西。武艺练到一定的境界,就没有任何形式,只剩下一种精神,这种精神能与任何事物或力量结合,寓神于形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