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洋画+斡勤+酥油花+老斗》作者:童子

微博完结

文章节选

南风吹起来了,从遥远的天边。

宝音骑着他的银合马,驮着脸颊泛红的斡勤,沿着哈喇河下山。满天湛蓝,东方是桃花色的,云层低矮,被阳光投下青灰的影子,河边的芦苇丛中,鸿雁的窝里只剩残缺的壳,雏鸟孵出来了,掏鸟蛋的季节结束了。

“啊嘞嘞——嘞嘞!”斡勤唱起赶羊的歌,从袖子里取出铁口弦,咬在牙上悠悠地弹,他两手没有拇指,是不知道从哪掠来的奴隶,掠来时他还是个孩子。

“斡勤!”马跑得飞快,宝音逆着风朝他喊:“还要快吗,还再快点吗!”

“斡勤”是姑娘的意思,因他长着姑娘一样雪白的脸蛋,淡淡的双眼皮,像是东边的弘吉剌人(1),他梳长长的黑头发,穿破烂但干净的袍子,部落里老老少少都喊他斡勤,便把他真正的名字忘记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