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小皇帝囚禁了心爱的摄政王之后》作者:箜篌响

摄政王攻X外表面瘫内心戏很足痴汉皇帝受

双向暗恋。受面瘫不爱说话,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他暗恋攻。

CP2019.08.31完结

节选:

朝堂上。

高高的案几后,我端坐在龙椅上,背脊挺得笔直,漠然地听坐下臣子争论,争的是校尉殷才与郎中妇人通奸,并失手打死郎中老父之事。

本朝通奸者死罪,更何况杀人抵命。此事本不该搬至皇帝面前,但因这殷才乃摄政王寒仲母族外戚,在麾下担任校尉,刑部不敢擅做决定,便修书上奏,将这锅甩给皇帝来背。

寒仲手握半数兵权,更掌控宫中禁卫,只一声令下便能杀入皇宫自立为帝,虽说他今日未来参朝,我又怎敢当着臣子的面擅自杀他族亲,打他的脸?

于是轻描淡写道:“此案且待朕与仲父商议再判。”

座下臣子皆是人精,岂会不知我的意思?偏偏丞相性格刚正忠耿,闻言秀眉微蹙,本就皎白的面容更如透着冰雪般冷,黑峻峻的眼珠却如雪中燃火,道寒王擅自不参与早会,难道还要等圣上亲自召请商议?不如圣上直接下令将殷才处死,即便寒王在亦不能姑息。

不等我说话,便有寒仲一派臣子站出来言道不可,寒王乃国之重臣,挽社稷于将倾,岂能轻易处置寒王的人?

丞相冷笑,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若因他一人弃礼乐于不顾,不是重蹈先帝覆辙?

我不做声,面无表情地听着。

待两派臣子发言完毕等我发话,我才垂眸俯瞰阶下臣子,许久,才缓缓说道:“丞相所言极是,判殷才斩立决。”

臣子皆伏地拜道:陛下圣明!

传令侍卫领命,还未行至殿门口便见殿前守卫跪地行礼,口称见过王爷。接着便见偌大殿门后的阳光被挡住,勾勒出一道颀长挺拔的人影,整座议事大殿骤然冷了几分,满堂臣子战战兢兢,传令侍卫亦不敢再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