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囚徒》作者:lryan

父子,嗜糖癖,妖孽受。

避雷:

1、攻受都不洁,攻有过长期炮友;

2、受在少年时代有滥交强X行为,且有过一段初恋BG戏。

3、结尾HE,结尾甜。

CP2018.03.09完结

节选:

严廷晔来到的是沂水镇后王村,这里已经被拆迁的七七八八,断壁残桓、荒野蔓草,有一座石桥横贯东西,东边是前王村,往西走是后王村。前王村和后王村虽然都是王,但经济发展实力大不一样,前王村的楼房已经差不多都盖起来了,村民纷纷搬进去成为了住户,个个文明起来。前面圈一个院子,种几株花草,养一条狗,每年借着卖出去的地拿点分红,小日子也能过得起来。后王村,则是被遗留的荒野。历经村民和村干部的几番斗争,遍布战争的痕迹。一棵大梧桐树拦腰砍断,横亘在村口。杂草长得一人多高,把膝盖都埋进去。草叶子上生的倒刺能划伤腿一道大口子,针眼一样的洞渗出血丝,带着股青草的清冽香气。山墙倒塌无数砖头,四处一片狼藉。

一辆黑色大轿车从饱经风霜的石桥上驶过,停在了断裂的梧桐树前。村民们顿时骚动,宛如看西洋镜般蜂拥而至,全部围在了汽车面前。

“哪里来的大汽车呀?”

“城里的,大老板的汽车,气派的哟!”

“方家那小子引来的吗?”

“哎哟,忘恩负义,没良心的狼崽子哦!”

“听说,早就和他亲爹搭上了,方家大嫂子没哭死。”

“所以说,还是不要养没来路的孩子,保不准长大了就反咬你一口……”

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,车上下来一个司机,劝着众人四散开。这时,一双崭新的皮鞋踩在了砂砾的土路上,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下来,西装革履,一尘不染。被这后王村的大风一吹,一丝不苟的头发都没乱。男人深深凝望着路的尽头,尽管做了诸多准备,脚下的步伐仍显得颇为凌乱。方世桓经人通报,跌跌撞撞地从家里跑出来,迎面就要给那人跪下,男人一把托住汉子的手臂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